魅力

我不是药神

2019-11-10 03:40: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不是药神

引言

“靶向药之所以昂贵到要卖几万元,那是由于你能买到的已是第二颗药了,第一颗药的价格是数十亿美金”

新上映的《我不是药神》,电影尺度把握得很好,情绪很克制,并没有过度煽情,但观众则已百感交集,或潸然泪下。请相信,每一滴眼泪,都不是观众硬挤出来的,而是来自于一个人对生命的关心,来自于同理心,来自于情绪的自然流淌。

故事的原型是产生在2015年的「陆勇药案」。被病友称为“药神”的陆勇,自2004年开始帮助白血病病友从印度范围性地购入靶向药物“格列卫”的便宜仿制药而被起诉“销售假药罪”。陆勇被捕后,上千名病友在联名信上签字为他求情,最后以公检部门撤销起诉,陆勇被释放结束。

我不是药神

如果有一天你得了一种病,而这类病只有一种药可以治疗,需要终生服用,但这类药的售价是四万一瓶,即使是短期内的服用也足以让一个普通人倾家荡产。

还有这样一种药,它的药效和4万块钱的完全一样,售价只有500,然而它是不合法的,是别的国家生产的仿制药。

但是许多得了病的人只能买得起这种药,它是最后的希望。

这意味着所有代购或销售这类药的人,是违法的,但许许多多的人需要它来救命,这里面包括了太多人性的丑陋和世间的悲悯。

这种病叫慢粒白血病, 这类药叫格列卫。

我不是药神

卖印度性保健药的程勇,生意差到交不起房租,妻子急着和他闹离婚,而他的父亲由于血管瘤急等着他的救命钱,因而他被逼上了一条不归路。

如果没有钱,他的父亲只能死去;如果没有钱,他的儿子将要被妻子带到国外去;如果没有钱,他的店子马上就要被房东给关闭,这一切对他来说,太难太难了。

中年人的崩溃是无声的,只能硬扛。

程勇的命运其实和众多慢粒白血病患者是一样的,没有钱,他终将失去一切。

为了找到违禁药贩子,警察把买违禁药的慢粒白血病患者都给抓了,由于药贩子只卖500一瓶,根本没有赚他们的钱,如果他们把药贩子供出来,药贩子被抓他们只能买4万一瓶的正版药,这意味着死路一条,所以都没有作声。

这个时候,有一个老奶奶示意想要说话,饰演警察的周一围以为她想要招供。 可是,她却紧紧握着他的手怯怯地说:“四万块一瓶的药,我吃了好几年了,房子吃没了,家也吃垮了!现在才好不容易有了便宜的药,才500块一瓶,他真的不挣钱!他只想帮我们!你们把他抓了,我们就没法活了!谁家还没个病人呢?你能保证自己一生不生病吗?我还想活着,我不想死……”

一个场景让人哭并没有甚么利害的,真正利害的是,这些哭点都来自于他对曾遭受的感同身受。

还有一个是小黄毛,他是慢粒白血病患者,为了保住程勇,他驾着程勇的面包车逃跑,在警察的追踪下他丧生于大货车的轮盘下。

在抢救的医院里面,程勇冲着周一围饰演的警察发火,愤怒的眼睛里充满了红血丝,我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他的锥心之痛。他大声咆哮到:他才只有2十岁,想活着有错吗?

他所不知道的是,这个不到2十岁的小黄毛,生病后为了不拖累家人从家里跑了出来,到了屠宰场做工人,收入不高连便宜的药都买不起。 可是他拿到药以后,想的不是自己一个人,而是分给其他病友。他想回去看自己的父母,他还特意剪了一个头发。可是这一切都等不及了,他的生命只能到这里画上一个句号。

电影《我不是药神》中有一句最戳心的台词:“世界上只有一种病,就是穷病”,没人愿意死去其实都想活着,可是没有钱,连活着也变成了奢望。

程勇看过无数个由于没钱治病而死去的病人,一次次看到统计患者人数的变少,一次次把药品的钱卖到最低,乃至是贴钱进去,最终他由坏人变成了好人。

可是他不是药神,他治不了穷病。他穷尽一己之力,最后还是失败了。

审判阶段的时候他说:他们吃不起天价的进口药,他们就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杀。不过,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一天早点到吧,我相信我们的国家会渐渐变好。

在我们国家,患慢粒白血病的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每一年新增5000人。

在2002年,慢粒白血病的存活率仅为20%,他们大部分因为吃不起天价药而死亡,到了2016年,慢粒白血病存活率达到了80%以上。

现在格列卫已纳入了很多省市的医保报销体系,人们再也不用为天价药忧愁。

无论是加入医保,还是国家对原研药的支持,还是抗癌药零关税,我们必须承认,国家也在进步。

相信《我不是药神》上映之后能让更多人关注白血病患者、关注他们所面临的窘境,从而加快改革进程,让更多的地区将格列卫纳入医保,这样就不会再发生电影中的悲惨境况。

这就是《我不是药神》特殊的社会意义,我为我们中国有这样的国产电影而感到自豪。

“我们一路奋战,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素材源于网络,版权属原作者

美国伟哥多少钱

进口伟哥_进口伟哥多少钱一粒?

伟哥官网wyhzs0

伟哥可能有助于怀孕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