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

我修炼过所有法门都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创新

2019-11-09 09:23: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探索新鲜 体验欣喜

本文转自公众号:景德镇如是书院

文字整理后共15859字

预计浏览时间:40分钟

《如何出神》

左壮私享会内容实录

主讲人:左壮

加拿大华裔作家

地点:景德镇·如是书院

时间:2019.05.05. pm3:00-5:00

参与人数:37

用超自然力量实现自我超出

我修炼过所有法门都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创新

暖场

人间有真味,半酣意尤长

如是:大家先来品尝一下,左老师带的越南小花生很香。

左壮:今天跟大家分享这个事情比较难,女孩子特别要努力听,男的可能收获更大,由于我这个私享的益处更偏向男人一些。

最近我一直在进行低碳饮食。现在国际上流行的说法是:最低的碳水化合物摄取量要达到5%。我现在几乎不食用碳水,但也不可能绝对不吃,由于摄取的食品,比如蔬菜或者是肉类里面还是有微微一小点碳水的。我吃的东西特别有限,在家没事就爱炒花生米,发现这种越南产的小粒花生米特香,所以上海背来给大家分享。

以前看别人都是用油炒或炸。 我小时候奶奶曾经用大铁锅炕过花生,也挺好吃的。我就实验着做了一次,不放油干炒之后留锅一小时,效果出乎意料。你说现在人都不爱吃油了,每次吃花生用手一抓,满手都是油。这个炕花生比用油炸的还好吃。热量小,香,女孩子吃了更文明。

还有,这几盘桑葚是我们刚去山里摘的,特别好吃,带一点自然的酸味。为何我们吃自然界甜果子的时候里面多多少少带点酸?现在很多人不爱吃的这个酸,其实这是大自然对我们的呵护。比如说你有三高, 水果里面这个自然的酸味能让糖分缓慢的被胃肠壁吸收,让你的血糖升得慢,这样对你心脏啊脑血管啊血糖啊都有好处。这是自然搭配出来的配方,尤其年龄大了,消化功能差,吃了东西胃很久才排空,如果还特别爱吃甜的,其实蛮危险。

因为我觉得大家从事的工作都可能跟艺术有关,今天就跟大家分享一个用超自然力来达成自我实现的一个心法。我没研究过女孩子是否适合练这个,不知道她们练了以后还会不会养孩子,会不会做一个好的爱人。

我修炼过所有法门都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创新

借鉴他人的智慧,是借神,也是成功的好办法。古人讲,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是一种取巧的方法。景德镇的大烟囱就是借神,学着别人的想法做的,也不错,但不是出神之作。

我原来在加拿大开餐厅,做饭也是按菜谱做,我觉得自己可能比他人做得好一点,会选食材,火控把握的比较好。由于我做的是家宴,朋友要吃什么事先订好,大家都坐在一块聊。这些人呢,比较有钱。有钱人的口味跟大众不一样,他为什么来我这吃饭,不去餐厅?因为他对餐厅不满意,在这里他可以指点我,其实我就成他们的御用厨师了。他跟我讲,你要这样做,你要那样做。但是多数时候不管他们谁来,我都是我统一做饭,不能每个人来我都记住他们什么口味,是吧?

我就把所有人提出来的意见全综合到一起,减减减减,最后出来三个字:一把盐。也就是我做菜除盐什么都不放,除天然的现做的调味料,比如说花椒辣椒之类的。

很多人在餐厅吃完饭觉得不大舒服的,为何?加法做的太多了。比如要用勾芡淀粉吧?这个东西大家可能不知道,淀粉里边有大量的支链淀粉,对某些人的身体特别不好。

为何中老年人,包括你们的父母都不愿意下馆子?由于他们身体感觉不行,不是没钱,是承受不了。里面有甚么?常人觉得这不就跟家里做的没什么区分嘛,甚至餐厅里的食材比家里还好还新鲜,对吧?就是由于它烹饪方式,包括厨师本人都不一定知道他用的调味料里边有甚么东西。

有一次,一家新开张的生蚝店请我去,我问老板,烤生蚝的酱汁是怎样做的,他说我就是按照您的一把盐的理念,就加了点酱油、耗油和糖啊。其实,这些工业化的产品里加的东西太多了,老年人吃完后,不是嘌呤过高就是这种支链淀粉对他们的冲击太大,要么就是食品里的添加剂。

还有,饭店可能用加工成半成品的食材,谁也吃不出来,说不定加了亚硝酸盐或丙酸的,最普通的也得加山梨醇,对吧? 像亚硝酸盐,哪怕很低的量,都可能瞬间造成各种疾病的引发。虽说凡事没有绝对,但总归不太好,化学反应太多了。尤其对老年人体质比较弱的,他根本就无法承受。

厨师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厨师学到了能让你们年轻人感觉特别好吃的技法,而普通人想做加法都不知道怎么加。为何我做菜只用一把盐?就是客人们的集体智慧,来我这里吃饭的人要求我这么做的。

回国以后,我根据自己的经历写了本《一把盐》,副标题叫“人间有真味,半酣意尤长”,卖得挺好,《一把盐》的烹饪方式是大家的心声,不是来自于科学知识,也不是教科书,对吧?我们所有的教科书都没有教你说只用盐做菜,最差的也得来点味精和酱油醋什么的。

我修炼过所有法门都消失了只留下一个创新

那为何这类另类的方式大家都认同?这里面有多种因素,比如说对工业文明的恐惧等等。但如果你认真琢磨揣摩这里面问题,就会发现大家的耽忧并不无道理,深究下去那就会越来越复杂了,必须进入到一个更高的哲学层面。

我今天能够有机会跟大家分享我这个出神的题目,原名叫“成神”,就是讲一个人怎样才能成为一个人神。就我本人来讲,我是通过研究美食,研究食物的根源,研究添加剂,研究科学,FDA的所有的档案,在这个叫真的过程中实现的。

人说你这么说是不是太狂妄了。我说如果你连成神都不敢,我们就不用谈克服自我了。

在研究食品科学过程中我发现一个问题,原来科学仅仅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现在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事了,但是你要真正的彻彻底底的,用你的骨头和血液去理解这件事情,我觉得还是蛮难的。

就拿我们的日常生活来讲,每天喝茶好不好?喝豆浆好不好,牛奶好不好,红酒好不好?肯定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但哪一个人敢说你一点也没受到这些观念的影响?你就本着我这个较真的精神较到底,就会发现这个看似真实的世界,其中的全部文化都是虚构出来的,充满了片面性和不确定性。

甚么叫食品安全?就是说我能保证你按我这个量死不了。有时候我们也都会明白这类道理,比如说饭吃多了就是毒药,吃少了就是上帝的恩赐,能让我们变得美丽,能够让我们生活下去,是吧?这里面有个度,所以呢,我说:人间有真味,半酣意尤长。

甚么叫真味?举个例子,“一天要喝八杯水”。中国大妈到了国外,宾馆还要特意为她们准备热水机。为什么?

世界上有一定的事么?唯独喝水这件关系到排毒的事,大家都愿意信以为真,以为多喝一点水不会伤害身体,因为大家都认为自己体内有毒。可是如果你不运动的话,你喝大量的水就会加重肾脏的负担,家里有肾病的人都会明白这个道理。

但是那些文章的作者一般都会很绝对的告知你每天必须喝八杯。其实一般人两三杯就够了,食品中本身就有水份。如果你是个代谢快或爱出汗的人,加到七八杯也没有问题。不是说文章有问题,而是说他们用一种统一的标准让我们都这么干,没考虑到每个人的体质千差万别,就会有很多人受害。

除美食,其他领域有没有这样的事情在每时每刻产生?所以人间的真味在哪里?是值得我们去探讨,我也不知道在哪里,但我希望大家不管看到听到甚么都有一颗质疑的心。谁都有不对的地方。美国FDA允许使用添加剂也是当代经济发展到这个程度,迫不得已。因为大家都想发展,沟通之后妥协出来这么一个规则,就是这么回事。

事物都有它可以斟酌的一面,如果你可以去笃信一个事情,过度的认真的去对待它,甚至被它给左右,堕入自己给自己设的陷阱里,有的时候就得不偿失了。有些人谈谈恋爱就自杀了,要么就事业失败就割腕,或者酗酒吸毒自暴自弃了——这种都属于被自己出的神所左右,而不能控制自己的出神。你做仿古,把唐三彩模拟得一模一样,肯定发不了大财的。这个事本身就不大对,为什么?没抬头看路。你太爱这个事情了,过于沉溺,看不到事物发展的一面,那你发财的几率就降低了。相反,你用唐三彩跟量子科学技术相结合,制造一个新的东西,你的发财概率就能到达90%多,你往回弄就是5%。这个事就是你方向做错了,你多聪明多努力都没什么大用处,然后你还会觉得上帝对你不公平。

开场

世界是用来发现和体验的

如是:人到齐了,那我们还是来点仪式感吧,正式开始活动,大家请先把手机调一下静音,谢谢。

博尔赫斯说,大众是一个虚拟的实体,就是当我面对3000人的时候,实际上我是面对的是3000个个体。对我来讲,其实我是很少在这种公共场合当众发言的,有点紧张,所以我会用这句话暗示一下自己,当我面对30个人的时候,我面对的是30个个体,这样就不会那末紧张了。

左老师刚刚已经做了一些很好的分享。我们今天确切很荣幸,左老师这个私享会非常不一样,应该算是全球独家了。这是一次关乎灵魂的对话。

因为在座的我们都是很不一样的,都是艺术、设计从业者。我们所从事的工作都是跟创造性有关,也希望自己做的东西是原创性的,是我自己独创出来的。左老师有句名言,世界是用来发现和体验的。所以左老师对如何创造,有自己的一些看法和见解。

今天的分享会的题目是:如何出神?把时间交给左壮老师。

左壮:谢谢如是书院。今天我特意没做ppT,想跟大家空口聊聊,分享一下我自己觉得让我进步特别大,应该说超级大的思想转变进程。2十年来,我在全世界各地20多个城市生活过。不是旅游,是我一个人在那里生活。我第一次出国去的就是地球另一面的多伦多,飞机上10几个小时没睡觉,快下飞机终究忍不住问身边那个人,多伦多甚么样子?

无论到哪里,就我一个人去。后来习惯了,知道如何迅速适应新环境,新文化,这类接受能力必须达到非常高的自我否定和自我适应。

甚么叫自我适应?就是放下自己,你原来觉得这样待人接物是对的,换了另一个地方就不对了,包括过马路的方式都不对了。你觉得孔子是伟大的,但美国人谈孔子属于小众的兴趣爱好。反之,中国人也很少关心美国“人生而同等”的杰斐逊和“我们唯一的恐惧就是恐惧本身”的罗斯福有多伟大。

你会发现,当你自己认为千真万确的东西一次一次被文化环境洗掉,一次两次三次甚至一百次,还出不了神。这么修炼都成不了神?因为你还在找答案。但这也算是一个量的积累。对我来讲,积累到终究有一个更高级的奔腾的时候,是我写这本小说《七十二变》。这本小说用了将近四年时间,基本上每天写作12个小时,也睡不好觉,沙发都坐破了,腰椎和肋骨痛,模糊觉得活不去了。

为何这么拼呢?我当时是这么个情况:去上海前管别人借了1万块钱,到上海剩下1300人民币,这就是我所有的财产。那是2012年,7年前。在这种情况下假定这个地方不让我住了,我连走都没资历——买不起火车票,去哪?再说,买了火车票能去哪?住哪?就是在这类强大的精神压力下,或说是命运以生死来威逼的情况下,我开始创作这本小说。

祂们从无穷无尽中选出99八十一种色彩为我绣成花冠和彩袍

不涉及生死,人人都会给自己留口气。触及生死,才会做出超越自我的思想和行动。

如果我媚俗写本老百姓爱看的书,赚20万,合3万多美元,我再回北美,租个房子买个车,没了,写书是件没什么意义又耗时耗力的工作。况且我还不一定能赚到20万。于是我想,不写则已,要写就写到世界第一,这样才有机会彻底反转。

然后我就开始研究到底什么样的文学作品能成为世界名著。我再次翻看了几乎所有历史上的名作,发现它们都有这样的特点,第一,符合时代的群体意识形态的发展方向的需要。第二,笔尖永久瞄准人性。这两点把握住了,素材呢?只能以我为中心,因为我想借着我的不断转变的生活环境来记录身边的男人和女人,他们就是最使人震动的世界。所以必须带着我,对吧?没有我就转不了,搞写作的都明白这是上帝视角,所以必须以我为中心带着走。

重大的历史节点就在这里诞生了:当我把自己写到小说里面以后,我再去读我自己。我发现之所以自己之前那么不堪,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智商有问题。可能我现在智商还有问题,但是我真的比之前强一点了。我就是用这种方法照见了本我。如果不把它写出来,不自己阅读自己,我不会知道自己是什么模样,没有机会走出自己的世界。

人,被世界控制,被周围的人控制,最大的力量来自于自己对自己的控制,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一生从不敢重视自己一眼。我浏览自己的灵魂,这不就是1傻子吗?句句话都有漏洞,句句话都那么无知。思想的大厦是一块砖一块砖垒起来的,砖越结实,位置越公道,大厦就越稳固。

后来我又仔细分析,为什么产生这么大的漏洞?而冷静下来的我不会那样的。就是由于我有情绪,有情感,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表达。比如说,女孩子不愿意跟我好,我下意识里就会积累很多愤怒。 我积累了很多愤怒,对某些问题——比如说哪个男的说了一句话,我就会批评他说狗屁不是——因为我知道那男的也和我一样,所有的表达绕来绕去不过在炫耀自己——这就是一种情绪。

如果我们都客观的看这个事,人家名人说的话就是比你强一点,但是你坚决拒绝那么想,由于你只有否定它才能够得到你想要的东西。事实上,这个时候你并没有去冷静地认真地思考该如何超越自我,如何超越别人。

这个问题出现以后,我冒了几个月的冷汗,然后开始重新创作。我不但是重新创作,而且我学会了一个法则:去掉任何技能和情绪,去掉一切功利性。我反复问自己,你要想成为世界第一,连自我都超越不了,你还能超出世界第一?你自己这个坎都没过,怎么超出那么多人?那些人都是神,神给他的力量都和你差不多的。 你连自己都战胜不了,就能战胜五十多亿人,这不是白天做梦么。所以必须突破自己。

就是说,一种宏大的力量的产生,必须要先有一种宏大的气力引爆它,就跟引爆原子弹一样。

每个人都会经历痛苦,有的人经历完痛苦以后觉得人生更丰富多彩,有的人自暴自弃杀人或是自残,我是属于那种化悲痛为气力的。

我到底死还是不死。不想死,怎么办?只有一种办法,你面前有什么困难,你就发明一种武器把它攻克,不管他有多坚硬,灭了它!把它毁掉!不管有多痛,把它去掉!你要不做手术,它就好不了!

(此处有掌声)

那末,生命的痛苦有了,可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了,智慧的气力哪里来?今天就主要跟大家分享这个。

这世界上有很多种法术,万千法门,宗教,道家、法家、佛家、真主各自都能给你们力量,信哪个我觉得都可以。我这也不是什么教什么家,就是我个人无意中由于生活所迫,在极大的应激推动下想出来一招让自己灵魂提升的破解法而已。

第一招就是自我互搏。

我使劲想,想出一个法门就自己和自己对话,否定自己一下,看看自己的想法有没有什么漏洞,再想出来一个法门还是这样,自己和自己左右互搏,思想飞速提高,可是说是对自己最为全面的颠覆。不过问题是终究还是搏不过自己,不管怎么样的法门,怎样对话,怎么拆解,都有漏洞,到处是漏洞,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受。很显然,搏不过自己,也搏不过他人。

但我当时只关心一个问题,怎样能够超越世界上所有人?我在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期间常常接触佛系的人,道家的人,搞科学的人,和他们深入交流后发现这些人都比我厉害。尤其是学佛的,不知道在坐的有没有,他们哲学思辩力特强,而且佛讲的那些东西特别宏大。 因而我想,那这么多宗教,那么多信众,50亿人的智慧,咱不说是超越,最少也要差不多打个平手吧?我连自己都搏不过,怎样战胜那么多人呢?

后来我就想,为什么不让自己出神?

入境

自然出神现象

左壮: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神。 对吧?只不过你们的神出的地方不一样,每个人出神的形式不一样。举个例子,我小的时候特别喜欢文学,语文课老师讲的那些对我来讲太简单了,一点意思没有,上课干吗?我就看红楼梦,由于太喜欢了,看完两遍以后自然就会背诵了,其实不是成心去背的,就是太投入了。

男女搞对象也有这个现象。有一些女孩子,男人一想甚么,她哪怕蒙上眼睛,哪怕远隔万里都能知道男的在想什么,在坐的女孩子有没有这个功力? 只要你特别喜欢他,你就能从他的脚步声,他的喘气能感知他的心。

这就是自然出神。

我小说里写了一个我曾经的女朋友,每天上班的时候必给我打电话。一天,她打电话说,你买的那条鱼得放冰箱,不然晚上会坏掉。我吓一跳,说你在哪?她说我在上班。你怎样知道我买鱼,你监视我了? 我一想就知道你买的是鱼,不然你还能买什么?咦?肯定在超市看见我了。第二天我换了一种菜让她猜,结果她毫不费力又猜对了,连猜三次全是准的。最神的一件事,当时我在多伦多有个房子,很大,就出租了1间给一个外地来的女孩子。我女朋友一听到消息就立马开车过来了,一动不动坐在那,就等着那女孩子从房间出来。那个女孩出来以后,到冰箱拿了一个雪糕,渐渐能走到我面前,说,左哥,给,我今天买的雪糕。只见我女朋友纵身一跃,跳进那女孩的灵魂里,胡乱折腾了好久,然后跃出现行,蹦跶蹦跶开车回家了,说,她只是把你当大哥哥。我有点怒了,也太瞧不起我的魅力了。太幼稚了,居然不懂世界上的事是不确定的,时刻变化着的。我就借那女孩子过生日的时候给她买了一条大珍珠项链,精心给她做了一桌子好吃的,门一关,心说我对你这么好,不信拿不下。。。然后发现,她的的确确把我当大哥哥。

我们每个人都有出神的能力,但是可能没运用好。我根据我自己偶然的出神,然后加上我努力的有目的的出神,发现了这样一个法门,这个法门目前还没有被破解之法——当然,揭示这个法门之前,我提醒大家也不要偏听偏信,只觉得我是正确的,由于如果我比你们利害,你们就不会成为最世界上最厉害的,所以你们可以把我的东西当成一个工具,然后你们再升华,把我也灭了,咱们相互灭——人生就是体验,不断的发现,不断体验、修炼的一个进程。

万法之门

这个世界是确定中的不确定

左壮:强大的精神压力下,促使我发现了一个法门之门,又叫万法之门的,也就是说,我把这世界给端了,把世界掀翻,让世界不成立,什么佛教,科学,我全给你掀翻。那末,这个法门是什么呢?其实就是一个发问:这个世界是怎么来的?

我的回答是,都是人类的大脑想出来的。

佛教里没写过辣椒这个食物。为何?写书的人不知道辣椒这个东西。圣经,新约旧约里边都没有出现土豆,为何?那时候没有土豆。我们使用的语言和文字,我们创造的文化,都和宗教撇不开干系。

宗教是人类想象出来的,这个世界也是人们想象出来的。

我再很天真地问一句,诸位的大脑是哪来的?如果这个脑是你自己创造的,我佩服你,我立即跪地上拜你为神。

你的脑是你妈生的。你妈是哪来的,你根本就不知道。那么你下生的时候脑袋已被预设了,你看到的有男女,看到这个墙是白的,字是黑的,草是绿的。 所有的人看到的世界就是一种共生的游戏。

这似乎看起来就是个哲学的根源问题,到底物质还是意识,但不是,难就难在这里。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人停止过思考,如果我们真的明白连大脑都是预设的话,我们就没权利讲话和思考了。即使讲话和思考,也历来没有人站在这个角度。

所以说,这个角度是一个无人之境。之前都说宗教是唯心,其实宗教是唯物的,因为他们承认有佛,有大千世界,真正的唯心是连我自己都不存在。不存在的存在,存在的不存在。

占有了这个角度,就等于战胜了恐惧。简单点说,万法之门就是说,你的大脑都是幻觉的一部分,这个世界是确定中的不确定。持有这个法门,就不会纠缠真谛,从更高和更广阔的视角发现和探索世界,世界能大出无数倍。有了这个理念上的power,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我就开始自信。 这世界就是一种游戏,只不过我有幸地玩到了游戏的这个地方而已。

如是:左老师,打断一下。我们今天这个分享会希望大家能够共同的参与进来。首先左老师出的一个频率最高的词叫出神,每个人心中对出神这个概念可能是模糊的,可能有自己的独特见解。我们可以各抒己见,出神是什么一个概念?就谁有这个出神的经历?

左壮:我看那位先生好像是听懂了。有没有甚么跟大家分享。

如是:介绍一下,这位陈老师是艺术家。因为我们经常思考的人都会陷入到各种各样的状态,都容易走到这个边上来,那您有没有甚么出神的体验?

陈少岳:我来景德镇是2010年,我烧磁器烧得身无分文,相当刺激。太花钱了,烧到最后女朋友也烧走了。我非常努力的去弄材料、烧窑,反复试釉,反复弄。量到了一定程度以后会有质的变化。当时对材料一点都不懂,因为本来我是学中国画和油画的,毕业后对陶瓷突然感兴趣,我出神可能就出在陶瓷上。然后就来到这里,以后就爱不释手,这陶瓷、材料和国画油画,西方东方完全不一样,它是很独立的,比方说中国的五行它全有,进一步说这个国画只是一个纸本,顶多你加的矿石材料,合金的,但这五行陶瓷的全有。 我的研究在这个边沿,我这个出神呢,就是钻到这个釉料里面,你就知道他会产生甚么,会有甚么可能性,这个状态就出来了,对材料的可能性和未来的一种可能性。

左壮:就是说你在用这个材料的时候不用想了,对吧?

陈少岳:我用这个材料的时候,因为它是变化的,画过以后是一个样子,烧完以后是另外一个模样。但我能够感觉,我画过以后它是有变化的,就和画之前和烧完之后完全不一样,但我能感觉到它的这个变化。 一个人如果可以提前预知了,那这也是接近出神了。

左壮:你现在已会跟物化的东西对话了,对吧?如果你通过这个修炼,能够让你产生的有魂的东西,把所有人的眼睛全勾过来,就是“出神”。

出神大法

先决定推哪扇门,再找那扇门上的把手

泓植:其实这个出神的“出”字,我觉得很有意思。左老师,为什么不是成神而是这个“出”?

左壮:你问得好。刚才我讲自己写小说的时候把自己写进去后再浏览自己,这个过程民间叫灵魂出窍。但大多数人灵魂出窍都是下意识,后来我就揣摩把它变成一种可控的。怎样修,先从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开始修。把世界观先定下来,要不毕生找不到方向,都会想这个事——我活着干啥?人人都在想。我是真正唯心的人,我不一定认为自己的思考属于自己,所以连世界和自己都不承认。就好像世界有很多门,你必须选其中的一个,坚定地用力推。

泓植:左老师,我看了您的小说。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唯心和唯物其实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对吗?

左壮:对。我听你说话,就知道你已经是破了法门的人。其实很多人都破不了,就是因为这个法门在阻拦,那我今天就想分享一下我是怎么破的。我原来就弄不懂为什么活着,这个世界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厉害,为何宗教那末宏大,世界上的知识我终生都学不完,我该怎么办?怎样超越自我,怎样超越别人,我能不能做到?

在生死之间抉择过后,我发现了一个奥秘。这个奥秘可能生物学上人人都知道,叫顶端优势。就好比这朵花,它所有的营养,所有的树枝往上长,包括这个树叶、花,一切都是为了让顶端这个东西生长。

我们,包括一切的生命都是不知不自觉的要去吸引异性,然后让他跟你生小孩。动植物和我们男人女人都在干同一件事。我们养孩子,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他们,他们也都本能的把你的眼光吸到她身上,让我们把所有的爱都给他们。

我有一个好朋友,现在美国做投资,投过好多国际知名的大项目。有次我们一起吃饭,她说,我做一辈子投资,除天上的事儿,一概不投。我问甚么叫天上的事?她说,就是像SpaceX那种,和航天有关的,再就是这世界上没有过的事,不一定直接看到回报。

所以我就明白了一件事,哪怕饿死也要做到,别人做不到我也要做到,那就是创新。

哪怕我的创新很恶心,甚么都不是,我也要创新;哪怕一分钱不赚,我也要做这个世界上没有的东西;我写的书,你如果看到第二个人跟我相似,我把它撕掉——就是因为我坚定了这样一个世界观和人生观,我就从这开始脚下有了踏板,肯定了人生的意义,然后开始腾飞。

这个进程就好比抓住那扇门上的把手。

我想说,没有先前小原子弹引发,就很难激发你的大原子弹爆发。 由于我的小原子弹先引爆了,我把世界否定了,我才会有那份勇气和力量来给世界下个定义——世界是用来探索和体验的。全球很多人都给世界下过定义,我觉得没有人能超出我。

(此处有掌声)

左壮:你们的掌声会让我再次堕入功利。大家天天谈创新,人人都知道要创新,创新好像成了1句口号。不过到底什么是创新?好像没人说得清。

创新最少不是改进,把他人的东西,或者之前有过的东西拿过来改一改,和他人有点不一样就是创新了?如果这叫创新,我觉得还不如胡乱想出来一个毫无价值的东西,比如讨论一下如何把蚂蚁蛋放到耳屎里面栽培出新物种。

创新对没出过神的人来说是件非常难的事。我常给我的学生出一道题,我说你能不能用白菜做一道你从来没吃过哪也没见过的菜?学生费尽脑筋想出来几种做法,结果上网一搜全有,你想过的事情他人都想过了。

我以前和几个朋友想靠发明专利发财,结果发现,不管我们想出来的东西多么刁钻古怪,都已被注册了,而且我们一看注册的年份,非常震惊——你觉得全世界除了你他人绝对想不到的事,原来人家二十年前就注册了。这事对我很震撼,有件事让我彻底放弃了想通过发明专利的想法赚钱。什么事呢?那时艾滋病刚流行没多久,我就想,艾滋病人也需要做爱,但艾滋病病毒能通过体液传播。我想,发明一个艾滋病避孕套,特别大,让所有的液体都不可能跟对方接触到,这个想法太绝了——结果1搜,哈哈,已有几十种类似的了。我觉得世界上那么多人,没点专业领域的深入知识,全凭想象力想把他们全部超出,太难了。

出神之后就轻松多了,你想做点世界上没有的事不是什么问题,就比如今天我们谈论的话题,不会与别人重复,世界会因此更加丰富。

出神的人也会出现梯型的力量分级。你觉得自己已花非花,雾非雾,信手1挥,说变就变了,但还得跟别人拼法力。所以下面我们就轮到讲法力,就怎样能够让自己法力走得更远。

我们每个人都是天上的神仙,也有分厉害的不利害的,也得分个七十二天罡三十六地煞的。有些企业家喜欢听我讲课,虽然我什么都不懂,可我就知道你的产品做的不行,为啥?由于你没有跟现代文明的最前沿结合到一起。

为什么要到前沿去,到无人的地方去?因为我们就是要发现新世界。你要能把这个那个东西研究出来,你可能发现原来有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全是你的,你还要跟他人竞争这点小小的份额利益?比如说我们发现种子的气力是世界最强大的力量,对吧?为什么?因为它是开始,它是顶端,最有发展的东西。

其实,不管有没有理论,我们做事成功失败的几率都是一样的,五十对五十。炒股票,用猴子炒,和用人炒,结果一模一样。 但是,同样工作,有些人就坐在纽约高楼大厦里每年收很多钱,有些人动用全部智慧去创业屡屡失败,这就是顶端优势的力量。

世界上没有对错,你怎样认识都是对的。但是你必须坚信一方面,你才能在这个方面拥有出神的力量,你才能在这个里面做得很好。这类自信产生的强大力量能让你极为准确的看待事物,准确的给你大脑施加压力,让你去这样行动,把你脑袋里原来极为错误和固执的想法硬给它剃掉。我的小说里有句话,普通人想成神,第一件事儿就得用勺子把你的脑浆子全挖掉,1勺不能留。

如果诸位觉得自己是神,可以留着。如果你想成神,必须到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烧一遍。如果你不能战胜自己的恐惧,还对这个世界的某些定理定义理论,乃至某种宗教和名人有畏敬之心,没有把人类的文化一笔勾销的气魄和神力,你就好像一颗穿不透石头的种子,发不出芽来。一旦你发芽了,就会发现,人类就处于这样一个混沌愚昧的状态,就连自己的大脑是从哪来都不知道,连地壳里面有什么都不知道,处在“我思故我在”的状态,那些科学家每天在那想事情,想定理,来解释这个世界,人类就处于这么一个状态。

跟我们的精神世界一样,物质世界在发现各种各样的东西以后,建立各种各样法的解释路径,世界越来越复杂。但这些复杂都是在确定和不确定之间的,它的几率也是一半一半,等于不存在。只有你发现了敌人的缺点以后才有信心去克服它,是吧?

法力

适当运用吸星大法

2喜:我自己理解,左老师讲的就是一个意识的气力,就是我们要自我认知,把自己的灵魂单独拎出来,你把你自己幻想成一个你所要想成为的一个可能性。当你突破了你的身体的限制以后,对客观世界也就没有了依赖,没有了思想的一个局限性。 然后你再用这种力量去进行一些其他的创作,其实发现是有没有穷尽的可能。这是我的理解。

左壮:对,这样理解非常好。这些意志的力量是建立在把世界和自己掀翻之后的自信神力基础上的。其实很多女孩子就善于空想,你不用告诉她就会使用幻想的法力,只不过她们可能需要一个非常大的自我的提升。记得有一次,我觉得自己已很利害了,遇到一个学佛的,叫刘什么,我现在记不住,这个人一点名望也没有,数次创业,倾家荡产,妻离子散,很穷。跟他吃饭的时候他给我提过一些哲学上的问题,听了我的见解后,他很轻蔑的跟我说,“你根本没听懂。不跟你说了,咱俩喝酒。”

这句很友好的话对我打击特别大,回家我好几天没说话。

后来我又参加了很多朋友的聚会,发现每一群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宏大世界,我虽然偶尔和他们争论,但争辩结束后细细品味,自己的思想完全没有给他们带来丝毫洞见。因而我就学会了一件事:听他人说,不跟人争。

我发现自己有个惊人的特点,以前每次和同性一起聊天的时候根本就没听对方说甚么。怎么发现这个问题的呢?有时候为了积累生活素材,我会把和朋友们的谈话录下来,回家一放,吓我一身汗,原来对方说的话我竟然一个字没入耳入脑,谈话谈了三个小时,人家说甚么我一句没记住。

这就是太自我了,根本不跟别人对话,不和他人虚心交换,只想显摆自己,还能长智慧吗? 况且,倾听别人就是聆听神迹,因为每个人都想让他人感觉自己很不一般,男人女人都一样,在聊天的时候往往会把自己最好最深刻的思想展现出来,你敞开胸怀去倾听,等于打开腰包接银子。如果对方说得不好,你也可以照见自己,避免犯和他一样的毛病。

就那两三年时间的倾听,我感觉思想进步飞速,原来每个人都巨利害非常,所以大家一定要学会聆听。特别这个时代,读书太慢了,聆听身旁的人,倾听名人分享会,都是自我迅速提升的好办法。不要去老想着表现自我,把自我放下,这也是战胜自我以后才能做到。 说实话我特别怀念那位姓刘的朋友。我现在不和他联系,也不知道现在我俩功法谁强,但是我挺感激他在我成长的路上曾经那么伤我一巴掌,让我苏醒了一下,让我变得更加强大。

新西兰有这样一种文化:一个人强大不是只通过自我修炼就能到达的,不是我强大,是身旁的人让我强大。你们每个人都有一些小时候的朋友,现在都不怎么联系吧?毕生不联系的人,肯定是曾经和你最好的那个人。上帝给你让你成长,我们要感恩。 没有他们,就没有你,得不到成长,是吧?

我曾说过一句话:人,是可以行走的草木。什么意思呢?一个人的成长和社会环境有很大关系,就好比野草的生长要受到周边环境和全球的影响一样,只是这类影响是不知不觉的。普通人可以不知不觉,想成神必须认真对待这件事。比如你们生活在景德镇,景德镇的艺术家多数都崇拜古人,那末你来这里,就会慢慢变成和他们差不多的样子,你就很难显现个性,很难有时代感,很难有大的突破。

法力

如何肯定自己的神格

左壮:当你思想有了二次爆炸以后,想成神,还要有一个矢量爆破的方向,也就是说,你要先让自己在某个领域成为真神,具备能够把思想物化成东西的能力。这个能力又叫个体神格,这关系到你最初要成为一个什么神。

通过科学,我发现有一个脑丘体,还有一些应激反应也会激起激素,我会细细品味,神秘的气力从哪来?我就开始从感知上出发,刻意的利用外力把我的力量激出来,乃至会故意给自己制造一些恐惧。 这个时期的你已经具有强大的发现自我的能力,我不想多讲了,你们如果经过二次爆炸,对付这些问题应该游刃有余。

确立自己的神格过程中两个非常关键的问题。

第一,借用物化的力量。

我一直不知道我小的时候在他人眼里是干什么,而且大家每个人也都是一样,我今天分享给大家一个秘密。这个秘密是有个出神的人在多伦多教我的。有一次我实在活不下去了,去应聘修车厂修理工,由于大家都想做修理工,赚钱多。应聘的人过来讲,你走吧,我不要你。我说why? 他不理我,用手一指跟我一起去应聘的,你过来填表吧。等他闲下来我们一起聊天,他说我一生我啥也不会,我就明白一个道理,你长得像啥你就干啥,没错,不管是谁。

第二,把气力用在对的地方。

每个人都天赋异禀,只是不被自己利用。我回国的时候带了六七项计划书,有做幼儿园的,有做意大利冰激凌的,有做幼儿教育的,有做儿童书籍的。 但最后还是我的高中班长喝多以后偶然间的一句话把我点醒:左壮就是个文艺青年。这个结论一下子解决了自己在他人眼中是什么样的人的问题。没关系,虽然我很不情愿在人人都想当马云的时代里被人认为是没什么出息的文艺青年,但我坦然接受了,我觉得文艺也不一定就完全灭亡,只要我足够文艺一样会有生命力。

所以说,认识自己特别难。常常就是你的反方向,才是最能展现你的才华的。简单点,实在找不到就去问你妈,“妈,我像干啥的?”或你去问一个陌生人,说你像厨师,那你就干厨师,说你像董事长,你就去买西服吧。

有句话叫万事万物都有裂缝,那是光进来的地方。出了神,就能发现这些裂缝,进出自由。

在座的多数是做陶瓷的,可能各有各的法术。如果换做我,怎样做呢?我对磁器的技法了解不多,但我可以找利害的人去实现各种技法,而我只在自己可见的裂缝里创作。

比如我设计一个咖啡杯,我怎么设计?在坐的今天临走之前都给我按一下手掌印,然后我拿着手印做个数据,整个镇的人手多大,平均一除,数据来了。我就按这个大小做一些小茶杯,我这么1握,握得最舒服,跟心脏、心理学、视觉最舒服这么一个状态,“景杯”就诞生了。

景德镇的人都喜欢黑不溜秋的东西,我就找一个跟他人不一样的,黑不溜秋的给你弄上,肯定卖,刷刷卖。他们也不一定知道自己为何买,只是感觉挺舒服,就是他心里舒服,说不出来。

什么是设计,你设一个计让他买你,就是设计。你跟人学,你都不知道人家那个东西元神在哪里,学会了也抓不到谁。

我的整个元神,我所有的修炼在一起,我修炼过所有的法门,到现在一切都消失了,只留下一个招法,创新。我懂得了什么叫创新,为何要创新。不创新的话你这个香蕉做的再好,在我眼里一分钱不值,你陶器做的再好,你比唐朝人做得好,零分。惟有出神,才能创新,才能拥有灵魂。

最后我想说,如果有人修炼成了,会有一段自己很难控制,就是说过度兴奋或者说荷尔蒙肾上腺激素紊乱。这个时候一定要冷静,不要过度的使用,把身体冲坏了,因为它本身就是我们通过抑制,就是说意识对物质的反作用,是吧?要利用身体机能把它射出来,所以这类超级功法越年轻修炼越好,身体抗击打能力强。

另外就是要让自己尽可能走远,但是不要突破极限。有的时候功法修练不好,如说走火入魔得精神病的也不少,或者是做出很极端的事情来。要在保全自己的情况下,稳定释放,做一个健康的艺术家,等到了那一步你就知道,我这个提示对你是多么重要,现在可能还感觉不到。

法力

世上一切事,都是心的事

左壮:时间不多了吧,对没听懂的朋友,那我就再分享几个简单的小法,学会其中一个就行,简单,又非常有效。

第一是放松。

凡是能让你紧张的工作,哪怕这个工作给你带来很多财富,你要辞退它,记住,你最能做好的就是你一点都不紧张的事儿。

第二,错位。

大家要尽可能去体验世界,让自己的灵魂活跃起来。这世界是用来发现和体验的。

第三,找缺点。

你和一个人狭路相逢,必有一死,而你明显没有对方强大,怎么办?找缺点,发现阿喀琉斯的后脚根,钪铛,他一刀过来,你直接趁其不备攻击他的缺点,务必一击毙命。这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大法,但是只针对你俩是同量级的,走到狭路相逢上了,平常不要去轻易对人使用,由于它会伤人,你死我活的事。

我们有刀,有手枪,别轻易用,护身用的。由于你击败它的弱点,他会非常的疼。女孩子跟男孩吵架,永远女孩子赢,为啥? 因为女孩子说话不骂人,她就轻轻说那一句话,男的就能啪的一口血,由于她能看到男性的缺点。男女之间永远相互看不懂。

好了,我今天分享就大概这么多,大家有甚么问题?

如是:我们先鼓掌感谢左老师。出神,听起来确实是感觉很有难度。应当在场的有。 有深入体验的,可能阅历会多一点的,可以多做一些交换。

泓植:老师,其实我是理论比较多,实践还是比较少,但老师他既然能到出神这个阶段,它一定是破掉了一个东西。这个“破”的是非常难的,就是对你自己的值。从我理解就是老师指的情绪方面的那种恐惧,到了一定的程度,到无极限的时候,它反而让你深层的小宇宙出来了,如果人没到逼到那个份上,它是起不来的,还是在理论阶段。对,所以老师说的要找的是频率共振的那种一样。

像你们这几个在边上的人可能1震上去了,对吧?有的人一辈子可能都没有这种响应,可能他还是在这个状态里面。但是没有一个点燃的东西,是用他的自身的一个经历,最终升到出神入境,我觉得就是一个心法。一切都落在心上。我没看过老师,但是我就感觉到其实你万般不离这个字,这个字就会转你的念。

左壮:知音之感。有时候这种唯心的东西用唯物的方法也能解释,就像你刚才说的,可以互换。我写了一本《美食之心》,里面就写了艺术创作的六大心法,就是讲的心法。

泓植:这些心法,可能大家都听不懂。其实突破自己这一块是非常难的,必须要经过一个锐变。

左壮:简单的说就是九死一生,对,就这四个字。死一次都不一定行。

泓植:我觉得都是缘分,我能走进,我不死我还活着。真是,这简直是就是很奇怪的事情。人生就是这样,哪怕我今天讲完了以后跟再也见不到了,但是也是人生的经验和有趣。

左壮:为什么说世界是用来发现和体验的。发现、体验这两个都是中性词。发现,永远有新东西,没有真理。体验,好的和不好的,都是风景。 今天我们去采桑葚,感觉太好了,每朵花都香。

如是:真的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左老师让我来做这个主持,实际上我觉得我做得不太好,由于对于出神,我自己没有出神的经历,所以我觉得好像很难去对话。最后总结一句,世界是用来发现和体验的,不管你有没有出神,至少我们还是在探索的路上。你只要准备开始用自己的眼光去发现不一样,那你就已是走在出神的路上了。谢谢大家!

When I am down 当我失意低落之时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我的精神,是那么疲倦不堪

When troubles come 当烦恼困难袭来之际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我的内心,是那么负担沉重

Then I am still 然而,我默默的伫立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静静的等待

Until you come 直到你的来临

and sit awhile with me. 片刻地和我在一起

You raise me up 你激励了我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故我能立足于群山之巅

You raise me up 你鼓舞了我

to walk on stormy seas; 故我能行进于暴风雨的洋面

I am strong 在你坚实的臂膀上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我变得坚韧强壮

You raise me up: 你的鼓励

To more than I can be. 使我超越了自我

There is no life - 世上没有——

no life without its hunger; 没有失去热望的生命

Each restless heart 每颗悸动的心

beats so imperfectly; 也都跳动得不那么完善

But when you come 但是你的到来

and I am filled with wonder 让我心中充满了奇迹

Sometimes I think 乃至有时我认为 因为有你

I glimpse eternity. 我瞥见了永恒

You raise me up 你鼓励了我

so I can stand on mountains; 故我能立足于群山之巅

You raise me up 你鼓舞了我

to walk on stormy seas; 故我能行进于暴风雨的洋面

I am strong 在你坚实的臂膀上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我变得坚韧强健

You raise me up: 你的鼓励

To more than I can be. 使我超越了自我

景德镇·东郊黄泥头·进坑古村村口

Go up hills to get fresh air.

雅食文化(Elegant Diner ) 是一个旨在促进中国美食进化的社会活动内容提供商,由华裔美食家左壮(Zhuang Z. Zuo)于2017年在中国上海创建。雅食文化以美食的方向即文明的方向为服务主旨,通过雅食运动、企业产品定位、雅宴大奖、雅宴私享、完善食课、美食教育等活动推行当代前沿饮食文化,集设计咨询、产品体验、活动创意、产品营销为一体。作为传统饮食方式的革新者,雅食提倡在一二线城市构建与国际接轨的饮食生活方式,借由不断了解和精进饮食,以保护人之生而为人的价值。

Elegant Dinerdevoted it-self to defend the value of being a human by means of continuous understanding and improving food art. Elegant Diner began with a boycott of rude dining manners emphasizing the difference between human being and animal being. Respect for yourself respect for others and respect for food are the three fundamental point for modern lifestyle to up-lift the effective evolution of advanced restaurants and food enterprises.

体验|咨询|创意|教育|营销

美国redviagra

伟哥的效果_伟哥吃了多久有效果

枸橼酸西地那非片进口标准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